頂點小說 > 詩仙劍序 > 第279章 闖川蜀公子世無雙 上峨眉鐵杵磨成針78

第279章 闖川蜀公子世無雙 上峨眉鐵杵磨成針78

許藍仙和盧小魚倒沒李白這么多不解困惑,畢竟她們全然不識得般若寺。但同樣為之好奇的是,這,和,這,究竟有著甚樣干系?于是的,三人接著看了下去。

半空中,從扳指內四射而出的畫面里,方丈等和尚,幫高力士等人安頓好禪房后,便想離開。可才剛轉身,高力士就將方丈叫了住,并示意方丈把其他和尚支開。

方丈明了意,便朝那些跟著自己的和尚揮揮手,說了句‘你們先去吧!’后。緊接著,便轉身問高力士有何差遣。

高力士笑了笑,五迷三道的,說是要幫般若寺重修佛廟,希望方丈配合配合,在百姓面前裝裝樣子,做做法事等等諸如此類的話。還說只要配合得妥當,屆時自然免不了好處。

方丈聽了不同意,知得高力士是想利用自己去誆詐百姓,借而掩蓋他暗中敲鐘斂財的那些事跡。因為殤唐從開國至今,一直都奉持著佛法,高力士以佛家重地為掩護,就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了。

所以方丈就對高力士講理,說自己給自己取的法號叫‘無嗔’,所求之事,就是為了斷絕紅塵世俗中的一切。還說自己不求名利不求財,只求安度晚年,埋骨山林當間,希望高力士不要叨擾,成全成全……等等諸如此類的大道理。

就如此這般,高力士勸解,無嗔方丈拒絕。最后一來二去的,兩人就談崩了。

把無嗔方丈哄走后,高力士心里就盤計起來,準備殺掉無嗔方丈。因為高力士心里生了疑,害怕無嗔方丈把自己的事公之于眾,告訴百姓。

高力士可不傻,知得自己如今的地位雖然是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。但,一個人的地位有多高,那么,虎視眈眈的人就有多少。

所以,高力士不想自己有任何負面的東西出現,一丁點也不行。畢竟‘伴君如伴虎’這個道理高力士再明白不過,如果自己有不好的東西慶唐玄宗李隆基聽見了,那么,指不定就來個翻臉無情,斬了自己。所以的所以,高力士下了決定,要殺掉無嗔方丈。

半空畫面中,無嗔和尚也料到了高力士要殺掉自己,還是那句話,誰都不傻。但無嗔方丈卻沒有逃走,而是把自己的兩個坐下弟子叫了來。

這兩個弟子是兩個小和尚,很小,七八歲的模樣。而且李白和許藍仙、盧小魚認識,正是今日問佛寺門口,那兩個守門和領路的小沙彌。只是今日的他們長大了五歲而已,模樣并未變化多少。

叫來后,這兩個小沙彌看出了無嗔方丈的不對勁,就問‘師傅你怎么了?’聽后,無嗔方丈卻不回答,只是搖了搖頭。緊接著,就從懷中掏出一物遞給了他們,而這物,正是如今這枚翠玉扳指。

兩個小沙彌拿到后皺眉不解,就問‘師傅你給我們這個作甚?’無嗔方丈卻云云霧霧,神色復雜的笑著說“本來再過三日,為師便能與他見上一面了,但如今看來,無緣吶!”

“蒽?”兩個小沙彌相互看看,問“師傅,你既然說了明日就可以見,怎又說無緣?莫非,師傅你又要遠行?”

“是。”無嗔方丈笑笑“也不是。”

“蒽?”兩個小沙彌不理解,問“師傅,那你說的這人是誰?”

“李!”無嗔方丈“白!”

聽到這兩個字,李白登時就驚愣住了,心里無窮的復雜。許藍仙和盧小魚亦是,不約而同看向他,想問些甚,可又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去問。

與此同時,半空畫面中,兩個小沙彌又問了無嗔方丈好些問題。比如‘李白是何人?’、‘師傅為甚想要見他?’、‘為甚又無緣相見了?’……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。

可惜,無嗔方丈都只是云云霧霧的笑笑,不作任何回答。頓了頓,反直接吩咐這兩個小沙彌,說“徒兒切記,待那高力士走后,你們就帶著這扳指去樂山問佛寺,交給凌云禪師。”

聽后,兩個小沙彌紛紛應了聲,作了保證。見,無嗔方丈滿意的點了點頭,接著就將他們喚了去。

時息流逝,畫面一轉,很快就到了三天后的夜里。也就是五年前,李白和父母來般若寺的頭一天晚上。

畫面中,夜黑風高,寂靜幽居。寺廟里的樹枝草葉沙沙作響著,像是在哭一樣。

不大會兒,一個黑身人影就從高力士房間內躥跳出來,手里捏著一柄不長不短的bishou。他‘咻’地一下就翻跳上墻頭,像貓一樣踩著磚瓦,無聲無息的朝著無嗔方丈房間奔趕了去。

從墻頭跳唴下來后,這黑身人影先是趴在窗邊用指頭戳出了個洞,往里邊看了看,見得無嗔方丈正坐在床邊禪定打坐。緊接著,這黑身人影就掏出一根迷煙竹管子,往禪房里面不緊不慢吹了去。不時,無嗔方丈就暈乎了過去,不省人事。

然后,黑身人影就躡手躡腳輕輕推開門,掄緊bishou慢慢靠近了無嗔方丈。遂,歘歘歘三刀,捅在了無嗔方丈肚服之上,一命嗚呼。

確定沒了氣息后,這黑身人影又從腰間掏出一個麻袋子,將無嗔方丈的尸體裝在里頭打上結,扛著出了問佛寺。很快,就來到了一條江邊,又裝了幾塊大石頭在麻袋子里,丟唴入了江,沉于水底。

李白和許藍仙、盧小魚看到這里時,心情無比沉重,且帶著憤怒。恨不得狠狠揍一頓高力士,也恨不得把這黑身人影抽筋扒皮,挫骨揚灰替無嗔方丈報仇。

三人以為事情到這就應該沒了,可沒想到的是,并沒有。從翠玉扳指里四射而開的畫面還在繼續上演,而且越來越奇怪,令他們直覺得匪夷所思。

江底中,暗流涌動,水潮湍急。無嗔方丈的尸體奇跡般沒有落入江底淤泥,而到一半的時候,忽然間,兩條長著青色翅膀,似蛇非蛇,似魚非魚的怪物出現了,正是那青翼蛇魚。

見到這兩條青翼蛇魚出現時,李白登間驚得不能再驚,千想萬想也沒有想到會是這個。倒是旁邊許藍仙和盧小魚不識得這蛇魚,生了好奇。

“姐姐,這到底是蛇還是魚?”盧小魚一手拿著一串冰糖葫蘆,滿臉不悅的說“要是魚的話,它也太丑了吧?世間哪有這么丑的魚?哼!”

“既不是蛇,也不是魚。”李白定定看著畫面里游著的青翼蛇魚,道“是一種怪物,叫青翼蛇魚,在我很小的時候,我差點被這青翼蛇魚給吃了。”

“啊?那你……”盧小魚想要問,可許藍仙卻伸出手,搖搖頭攔住了她。緊接著,隨著李白的目光,繼續看向了半空中那畫幕。

這兩條青翼蛇魚不知道是從哪里出來的,只知道很快的,它們就游到了無嗔方丈的尸體旁邊。這嗅嗅,那嗅嗅,看得李白和許藍仙、盧小魚都揪緊了心,都以為這青翼蛇魚要吃點無嗔方丈的尸體。

結果,竟沒有,它們沒有吃掉無嗔方丈的尸體。反而在嗅了嗅后,就一左一右拉唴著無嗔方丈的尸體,順著江流游了去。

游啊游,游啊游,不知過了多久,也不知當中經過了些甚樣江河湖海。畫面陡的一轉,就來到了一個水流萬分湍急的地方,各種各樣的破爛瓦罐、碎裂的木板、金銀玉器……等等等物什在水底飄來浮去,蕩這蕩那。

這地方實在太過湍急了,連條蝦米魚兒都看不到,便是李白、許藍仙和盧小魚看著都覺得有些害怕,心驚膽戰。覺得這水里面的世界更加叫人膽寒,有一種透不過氣的壓迫感,很悶。

隨著江底水流越來越湍急,這兩條青翼蛇魚也游的更深,去了更急之處。不大會兒后,一個極大的漩渦驚然出現了。

兩條青翼蛇魚沒有再繼續向前游,身一打,先是將拉唴著的dama袋給撕咬了開,露出無嗔方丈的尸體。緊接著一用力,就把無嗔方丈的尸體朝著這漩渦推扔了過去。僅僅眨眼功夫便越陷越深,墜入漩渦中央。

而就在這個時候,突然的,一條模樣丑陋,獠牙血口的大魚蹦唴了出來。二話不說便猛地一張嘴,直接將無嗔方丈的尸體胡吞生咽,給吃了。

這番場景讓李白、許藍仙和盧小魚三人看得觸目心驚,思緒復雜至極。剛想說點甚樣話的時候,地上那翠玉扳指忽然‘咻’的一收光,四射而出的畫面剎間消失不見。

“咦?怎就這樣沒了?”盧小魚最先打破了這時候的沉重氣氛,放下手里的冰糖葫蘆,跑上前去將翠玉扳指撿了起來。東看看西看看,這晃晃那晃晃,想再讓它像剛才那樣射散出畫面來。結果,空空如也,甚也有。

“吃掉無嗔方丈尸體的這魚,想必就是我們要收降的妖物了。”李白端起許藍仙斟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接著道“只是不知,這青翼蛇魚是從何處來的?又是何人所圈養?怎會把無嗔方丈的尸體帶到這兒來?實在令人費解。”頓了頓,又道“還有,我與無嗔方丈素未謀面,再者那年我才十五,剛至川蜀不久,他怎認得我?”

“或是!”許藍仙若有所思想了想,忽然笑說“或是因為李少俠你天生不凡吧!”

“藍仙姑娘,你莫拿我逗笑了。”李白擺擺手,道“我看啊,我們還是趁著天色未黑,再去一趟問佛寺,找凌云禪師問個清楚的好。你說這妖打也打不得,殺也殺不得,現在還引出這么多不解之謎來,若不問個清楚,真不知該如何……”

“啊!鬼呀!”

李白話未說完,突其而然的,不遠處在搗鼓那翠玉扳指的盧小魚,突然驚聲大叫了起來。不等李白和許藍仙反應過來,也不等弄清是怎么回事,盧小魚‘蹭’的一下就跑到許藍仙旁邊,拉著許藍仙胳膊躲了起來,時不時的伸出頭去看遠處地上。

“怎了小魚姑娘?”李白以為是出了甚樣危險,下意識的就眼疾手快拔唴出日月劍,站起身攔在二人面前,警惕著前方,問“發生了何事?”

“鬼,有鬼!”盧小魚戰戰兢兢害害怕怕,躲在許藍仙旁邊不敢出來。

“鬼?”許藍仙不信,以為是盧小魚又再調皮搗蛋,畢竟盧小魚以前經常這樣子。所以,許藍仙話道“這qingtianbairi的,哪會有鬼?小魚,今時非彼時,你可不許胡鬧。”

“姐姐,我沒有胡鬧,真有鬼!”盧小魚一副委屈的樣子,撇了撇嘴,膽顫的伸出手指著不遠處地上,那枚翠玉扳指說“就是那扳指,那扳指里有鬼,有好多好多的鬼,害怕死了!”說到這,盧小魚情不自禁‘唆啰’的打了一個冷顫。

“小魚姑娘,你切莫要害怕。”李白安撫道“細細說說,剛才究竟發生了甚樣事情?”

“喏,你看,地上那扳指!”盧小魚起初還有些無與倫比,但很快的,就講提到了重點,說“方才我看這扳指生得奇怪,很是討我喜歡,我便將它戴到了我的手指上。哪料,哪料……姐姐,我害怕!”

見盧小魚這樣,許藍仙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,因為盧小魚平常膽子大得緊。莫說是看到鬼,即便鬼真的站在她面前,她也敢那冰糖葫蘆去砸這鬼的腦袋。。

而今,盧小魚一口一個鬼,一口一個害怕,面色驚恐慌神,全不像說假。故,許藍仙摸著盧小魚那小腦袋瓜子,安撫說“小魚莫怕,不是有姐姐在這么?來,起來,喝口茶,緩緩神先。”

盧小魚賣力的搖搖頭,不愿離開許藍仙半步,反依賴得更緊。如此一來,許藍仙心里就更加著急了,擔心盧小魚有事兒。但是,許藍仙卻并沒有因此而亂了自己的主見,反心平氣和的話道“不起也罷,那小魚,你和姐姐說說,說說你方才到底都看到了些甚么可怕東西?怎忽然說有鬼?”5
  請記住:頂點小說網xs23us. com,無廣告的閱讀體驗
百变计划软件手机ap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