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重修女仙君 > 第104章 路遇故人

第104章 路遇故人

“嘻嘻…你叫王三是吧?”劉蕭然似笑非笑道。

王三一時傻了眼,癡癡呆呆的答道,“原來美人識得哥哥,那快過來,跟著哥哥走吧。”

劉蕭然冷笑了一下,拔出靈劍,一劍就把王三劈成了兩半,掉進了河里。

回過頭來,發現東方祺卻有些惡心的樣子,反應過來,歉意道,“對不起!下次我再殺人時不會這么血腥了。盡量讓他們死得漂亮體面些。”

東方祺臉色還略白,擺手道,“無妨!以后你想怎么殺就怎么殺吧。”

劉蕭然但笑不語,一手拿劍一手擁著東方祺,躍上了大船。

頓時,強盜們傾巢而出,把劉蕭然和東方祺團團圍住。

領頭強盜剛才看見是她殺死王三的,忍不住大怒道,“兩位是何人?明不明白這道上的規矩?這頭肥羊可是我陳霸天一個多月前就預定了的。識相的趕緊離開,不然的話我們只能手底下見真章了。”

劉蕭然邪惡的笑了笑,不屑道,“陳霸天?可是,我今天就能讓你們下地獄稱霸去。”

松開東方祺,直接手起劍落,一劍揮一圈,順勢幾記漂亮的回旋踢,三十余個大漢紛紛中箭落水,鮮血把附近的河面染得通紅。

得意的把頭一仰,向東方祺炫耀道,“這次如何?可還覺得惡心?”

東方祺知她是為剛才自己的反應介懷,“嗯,非常干凈!船上一滴鮮血都沒有落下。匪宼們連臨死前的慘叫都來不及發出。”

劉蕭然疑惑道,“匪宼?嗯,今天我就當是為民除害了。”

東方祺點頭,笑道,“好,記你一功,回頭賞你一百金幣。”

此時,一位中年男子噔噔噔的急忙從船艙里出來,向兩人行大禮道,“在下許東升,多謝兩位俠士搭救之恩,不然今天我等性命危矣。”

劉蕭然擺手道,“許大叔,不必多禮!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。”

許東升敬佩道,“沒想到姑娘,年紀輕輕,卻如此俠義心腸。”

東方祺問道,“敢問許大叔,你們將要往何處而行?為何會遇到匪宼劫持?”

許東升道,“我是青陽新任太守許韻周的管事。上個月從朔州送老爺前來青陽上任,老爺安頓好后,命我再回朔州接回家眷,一同來青陽居住。因為淄重之物頗多,我租了這艘大船,請了這三十三位鏢師。沒想到來到這多青渡,眼看要到達青陽,他們卻心生歹念,欲強搶細軟,劫持女眷而去。”

東方祺忙道,“可有人員傷亡?”

許東升道,“只是傷了幾名船工,老夫人和二小姐有些受驚,其余人并無大礙。”

東方祺道,“勞煩許大叔帶我去看望一下你家老夫人吧。我與韻周兄乃是國子監同窗,頗有交情,理應拜見一番。”

許東升雖覺于禮不合,但看東方祺也算是一表人才的坦蕩君子,何況他旁邊的還是位貌美女俠。又剛剛解救了他們,也不好直接拒絕。

無奈,只得恭敬道,“請二位隨我來。”

兩人跟著許東升走下去,在船艙門口等候。只聽到許老夫人正在低聲安慰撲在她懷里低聲啜泣的女兒許韻雅。“好了,雅兒,別哭了,一切都過去了。”

許東升來到許老夫人旁邊,咳嗽了兩聲。待許老夫人看向他后。他才輕聲道,“稟老夫人。剛才救我們的俠士說是老爺的同窗,在門口求見哩。”

許老夫人把許韻雅扶起坐好,淡定道,“既是恩人,那就請進來吧。出門在外,不必拘泥于那些小節。”

東方祺拉著劉蕭然大步流星的走進來。劉蕭然不禁疑惑:這家伙怎么好像精神頭突然間就好了這么多?還是在外人面前得端著凌王的架子?

見許老夫人疑惑,東方祺朗聲道,“老夫人,當初,逸之(東方祺的表字)還去城外十里亭為韻周兄送行時和您說過話呢!沒想到一別就是六年了。老夫人可還安好?”

許老夫人眼睛突然睜大,“凌王?老身好著呢!哎呀,不知凌王大駕光臨,有失遠迎,還請恕罪。”

周圍的人一聽許老夫人叫東方祺凌王,哪里還不知道這位爺的赫赫威名?忙紛紛跪下行禮。

東方祺眼疾手快,趕緊把許老夫人扶起,“老夫人實在太客氣了。不必如此多禮,大家都快起來吧。”

許老夫忙道,“禮不可廢!凌王是君我們是臣,不能如此隨意。”

東方祺笑笑不語,許老夫人忙請東方祺上坐,看到劉蕭然,轉頭看向東方祺,驚訝道,“好標致的美人兒!不知這位姑娘是…”

東方祺溫言道,“這是在下的師妹幽若,我們從珈藍城出發,一路到此,遇到好幾波刺客,多虧師妹舍命相護。”

許老夫人贊道,“沒想多姑娘還是女中豪杰。有勞姑娘一路辛苦護送凌王了。”

劉蕭然謙虛道,“老夫人謬贊!幽若不過山野粗人。護送師兄回京,乃是順勢而為罷了。”

許老夫人點頭不語,令船工開船,丫鬟上茶。接下來就是東方祺和許老夫人母女絮絮叨叨的敘舊時間,劉蕭然只得陪坐喝茶。

從許韻雅一聲又一聲甜甜的‘祺哥哥’中,劉蕭然發現東方祺的桃花開了。因為,許韻雅那情意綿綿的目光騙不了人,似乎許老夫人也樂見其成,并不阻止。

劉蕭然看著東方祺應付許老夫人起來,舉重若輕,許韻雅對著東方祺看向她時一掃卻而過的目光,不禁暗暗著急。劉蕭然差點忍不住想笑,但還是裝作喝茶,生生的忍住了。

吃過晚飯,許東升為兩人各安排了一間屋子安頓,大家各自去休息不提。

直到第二天下午,船才到青陽城外碼頭。許韻周攜著仆人已在那里等候多時。

見到東方祺,好友間自然又親切的寒暄一番。從許東升口里知道了劉蕭然救了他們家人,一人獨戰匪宼之事。許韻周也誠摯邀請二人到太守府,表示要設宴款待他們。

東方祺沒立即答應下來,而是看向了劉蕭然,想征詢她的意見。劉蕭然看二人多年不見,隨即點點頭,同意了許韻周的宴請。

來到太守府,四處布置的極為雅致精巧,可見許家也是非常有底蘊的人家了。

許老夫人和許韻雅自去后院整理、休息。

路上,許韻雅忍不住抱怨道,“母親,你為何強拉我回來。我要陪著哥哥他們飲宴。”

許老夫人嘆道,“雅兒,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!凌王對你并無意,我已經試探過了。而且,他志在天下,你毫無心機,不是他的良配。”

許韻雅難以置信道,“我配不上凌王,那什么幽若的山野村姑就配嗎?”

許老夫人冷臉道,“閉嘴!人家自謙一句你就當真了。你還有沒有腦子?這么些年我真是白教導你了。”

許韻雅直接冷哼一聲,背過身去,很不服氣的樣子。

許老夫人拉住女兒的手,語重心長道,“雅兒啊!你聽娘親的沒錯。那幽若姑娘論姿色、論氣度、論涵養都勝你太多。何況,她還身懷絕技,學識定也非常人可比。只有那樣的女子,才是凌王需要的妻。”

許韻雅立馬轉過身來,撒嬌道,“娘親,那我從今天起,就開始認真學習。請您幫幫女兒吧!”

許老夫人沒想到把女兒又說進了另外一個死胡同。但她一心想學好,總沒錯的,只得勉強點頭答應下來。

(//)

:。:
  請記住:頂點小說網xs23us. com,無廣告的閱讀體驗
百变计划软件手机apk